首页 > 专题报道 >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9周年
中国能源安全之道

  2008年5月17日晚9点钟,北京市东五环路上一个加油站,长达数百米的车队堵塞了主路的一条车道。加油站里油枪闲挂着,柴油已售罄,等着晚上送货。

  中石化加油站的员工大声对司机喊:“这儿没油,别等了,去别的油站吧。”有几个司机恼火地回应说车没油,再也走不动了。

  据一位司机说油送来也不够,只能限量出售,大部分车的油箱加不满,有的车只能是白等。附近别的加油站也一样,已持续好多天了。

  这种情况与国际油价的飙升有关。对国家决策者来说,它提醒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即能源安全。

  中国的能源资源虽然总数可观,但人均储量并不多。近几年勘探新发现的石化燃料储量有所增加,但不足以改变整个格局。能源产量持续增长,但需求增长更快,因为经济飞速增长,城市化步伐加快,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中国的煤炭储量居世界第三位,产量却是最大,2007年大约占世界总产量的40%。照目前的开发速度,煤炭还可以开采80多年,而相对稀少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分别只够开采15年和30年。

  中国政府业已公布的能源战略强调节约优先、立足国内和多元发展,同时发展新型可再生能源。在今年1月份举行的一个国际会议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负责能源事务的副主任张国宝说:“我们将努力构筑稳定、经济、清洁的能源供应体系。”

  或许中国确实需要保持经济高速增长,但节约工作做好的话,能源消费不必同样高速地增长。中国的单位GDP能耗是美国和日本的3到8倍。调节工业需求是降低能耗的一个办法,去年10月11日政府宣布取消对电解铝、合金和氯碱等高耗能行业的电价优惠政策。加强管理和更新技术也有助于降低开发商和消费者的能源消耗,一个例子是热电厂被要求采用高效的燃煤发电新技术。

  政府的目标是到2010年底将万元GDP能耗从2005年的1.22吨碳当量降低到0.98吨,五年总共下降20%,每年平均降低4%。前两年的实施情况不容乐观,但形势在好转。去年全国的下降幅度是3.66%,仍然低于预期,但超过2/3的省份完成了年度目标,与第一年只有北京实现目标形成鲜明对照。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周大地说,近年来中央政府对节能降耗表现出很大决心,真正作了投入,但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努力还不够。他说:“不断走高的油价会成为国内企业提高节能水平的内在动力。”

  国家能源发展“十一五”(2005-2010)规划预期一次性能源生产年均增长3.5%,2010年达到24.46亿吨碳当量。

  该计划要求有序开发煤炭,适度加快西部地区山西、陕西和内蒙古的煤炭开发,并优化开发东部地区的煤炭资源。西部地区和近海油气田的开发也要加快,同时陆上油气资源的开发要优化。

  为了在紧急情况下保障供应,中国从2004年开始建立石油战略储备体系。第一批四个储油基地都位于沿海地区,总共能储存1,200万吨原油。位于东部浙江省的镇海基地已经竣工,其他三个基地将在2010年完工。整个计划还有第二、第三批工程,建设将延续到2020年,总储油能力将达6,800万吨。

  政府已经认识到清洁可再生能源的重要意义。中国有充足的水能、风能、太阳能、生物燃料、地热和潮汐能。2007年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在能源消费总量中占7.5%。国家可再生能源中长期规划的目标是使可再生能源的份额在2010年达到10%,2020年达到15%。

  中国的水力潜能居世界第一位。中国利用水能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经验。2007年水电装机容量达到145,000兆瓦。目标是2010年达到190,000兆瓦。

  可再生能源中风能和太阳能被普遍看好。中国的风电装机容量到2007年底接近6,000兆瓦。政府已经将2010年的风电目标从5,000兆瓦提高到10,000兆瓦,但中国风能协会副理事长施鹏飞说:“新的目标还是保守的,实际的装机容量可能达到20,000兆瓦。”

  最新统计数据表明,中国现有11个核能反应堆,总装机容量达9,100兆瓦。国家核电发展规划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成40,000兆瓦的核电装机容量,占发电总装机容量的4%。核能在世界发电总装机中的平均份额是14.8%,个别先进国家几乎达到80%,与之相比,中国的核能发展有很大的空间。

  目前大约一半的石油供应来自国外。沙特阿拉伯是最大的供应国,为了多元发展,中国还从安哥拉、伊朗、阿曼、委内瑞拉、苏丹和俄罗斯进口石油,并开始在国外开采石油。

  能源已成全球关注的一个大问题,中国正与其他国家一起寻求对策。中国是一个历时30年的国际项目的7方成员之一,该项目正尝试通过核聚变方式来利用核能。中国与30多个国家签有双边协议,开展新型清洁能源方面的合作。今年1月份又与印度达成协议,两国将在民用原子能领域开展合作。

  鉴于能源的重要性,人们呼吁政府重新设立能源部。然而,今年三月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批准对原属国家发改委的能源局进行改革,在能源事务上赋予其比较大的权力,新的能源局局长由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兼任。

  回到中石化加油站的例子,政府控制油价是造成供应短缺的另一个原因。6月19日政府宣布将汽油和柴油的价格每吨提高1,000元,涨幅之大是前所未有的。北京零号柴油的零售价因此从5.29元/升提高到6.23元/升。

  加油站外等待的车辆队伍缩短了,员工们又忙着给停靠的车辆加油。业务回复到往常的情形,不知能维持多久。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