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8周年
“天路”为西藏增添无限活力
中国特稿社 周岩



  扎西旺扎从藏北那曲的偏远牧区出发,一跪一叩拜,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跋涉来到位于拉萨的大昭寺前。

  他说,“这是履行对父亲的承诺”。笃信佛教的父亲要求家里每个男人都要用这种方式表达虔诚。从那曲到拉萨的400公里的朝佛路上,每天都有进出西藏的火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常常有人透过车窗向他挥手。

  虽然“身体疲惫,但是心情很舒畅。”扎西旺扎说。

  在拉萨期间他还考察了虫草市场:虫草生意去年让他的家庭收入增加了一倍,看今年的行情还能赚更多。

  西藏自治区政府提供的数字显示,去年共有1300吨冬虫夏草等藏药销往内地,比前年增长7%。

  去年7月1日全线通车的青藏铁路使各类西藏特产在全国打开了销路。一年来,共有44000吨西藏产品乘火车进入全国市场,其中包括机农产品、藏饰、藏药、藏香、牦牛肉、青稞啤酒和来自海拔5100米的高原矿泉水。

  与此同时,这条全长1956公里由青海西宁至西藏拉萨的铁路,还输送了62万吨物质进藏。

  由于它将“世界屋脊”上的西藏与内地连接在了一起,藏族人把她称作“天路”。

铁路改变生活

  “经济空前增长,生活水平提高,新创就业机会……都在改变着西藏人、尤其是年轻人的生活、工作和心态。铁路带来了很大的变化。”《印度教徒报》记者N·拉姆撰文写道。

  上个世纪50年代,青藏公路建设者刘光繁牵着骆驼从青海的格尔木到拉萨走了三个月。同样的1142公里路程今天朝发暮至,拉萨到北京也不过是48小时的旅程。

  “火车带来了游客,我们也过上了好日子,”拉萨农民洛桑次仁说。他开出租车每月收入2000多元,是过去务农收入的三四倍。

  洛桑次仁住在离拉萨火车站最近的一个村子,火车为不少村民提供了就业机会。“村里出租车由原来的10多辆增加到了70多辆。很多年轻人还承包了建筑工程,开了商店和家庭旅馆。”

  旅游业的迅速发展繁荣了西藏的零售市场,很多农牧民在家门口卖起了自制的酸奶、牦牛肉和纪念品。

  在那曲开乳品厂的藏民强巴今年打算再买一批奶牛,将1500公斤的年产量再翻一番。“很多游客喜欢买西藏传统的奶制品带回家。”

  铁路也带来了高额的海内外投资。西藏自治区发改委副主任何本云说,仅去年一年,西藏招商引资就达40亿元,相当于前五年的总和。

  内地投资商“救活”了拉萨郊区一个濒临倒闭的砖瓦厂。重组后的青达建筑材料公司雇用40名当地雇员,其墙砖和地板砖不仅销往内地省份,还打开了印度、尼泊尔等境外市场。

  高中毕业后一直待业的22岁藏族姑娘拉珍因此有了一份月薪1500元的工作——在公司当出纳。

藏文化焕发新活力

  来自青海玉树的藏族小伙子嘎玛赤列6月携全家12人乘火车赴拉萨朝佛,其中包括他73岁的奶奶和3岁的儿子。他说,“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到拉萨朝拜哲蚌寺、色拉寺和甘丹寺。”

  来自西藏自治区政府的数字显示,仅拉萨的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和大昭寺,去年就接待朝佛群众32.8万人次,比上年增加6.2万人次。今年“五一”黄金周期间,罗布林卡共接待游客7.3万多人次,包括朝佛群众4万多人次。

  这些朝佛者中不少是坐火车去的,穿着红色袈裟的喇嘛和携带朝佛贡品的民众成了车厢中独特景观。同时,也有不少藏族同胞坐火车到外地去,到青海塔尔寺等地朝拜,有的还去了北京的雍和宫。

                                      
                                                               几位乘客乘坐N917次列车进藏朝佛

  铁路也促进了藏文化艺术在内地的繁荣,不少大城市都出现了藏文化主题餐厅、酒吧和礼品店。

  兰州市最繁荣的商业街——张掖路一家名为源来格桑的店铺里,图腾手链、项链、佛珠、戒指等藏族特色装饰品一应俱全。店员王妍文说,藏族饰品在年轻人中非常流行,因为它们“好看、时尚”。

  今年2月,70名西藏土生土长的农牧民首次将藏舞“堆谐”跳上了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日喀则市拉孜县的农民艺术家扎西平措说,“希望西藏以外的人们也能了解西藏传统的艺术形式。”

人与自然

  藏羚羊保护员尕玛开着吉普车刚到达海拔4600多米高的青海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就有一只藏羚羊跟在后面欢快地奔跑。

  去年6月底,尕玛在巡逻时发现了这只刚出生几天就被妈妈遗弃了的小羊羔,它的一条前腿已经受伤。尕玛把它带到保护站,治好伤后把它放养在保护区。

  尕玛和同事们在4.5万平方公里的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保护野生动物。他给这只藏羚羊取名“尼玛”,在藏语里是太阳的意思。

  “第一次看到火车时尼玛才不到一个月,它很害怕,听到轰隆声就吓跑了。”尕玛说。

  如今,每天有6列/次火车经过保护区,尼玛和伙伴们已经习以为常。“它们会站住,看着火车远去。”

                                      
                                                                  一群藏羚羊从青藏铁路五北大桥下经过

  总投资330亿元的青藏铁路从设计阶段就受到一些人的批评和质疑,很多环保人士担心铁路会侵入藏羚羊等濒危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并导致种群灭绝。

  火车的确将大量游客带入了西藏,也带入了可可西里。“他们中间有不少人为保护区捐款,还有的当起了志愿者,”尕玛说。

  西藏曾经有几百万只藏羚羊,偷猎等人类活动使其种群在过去几十年间骤减。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每年有大约4000只藏羚羊被偷猎者捕杀。西藏从1998年开始对藏羚羊栖息地加强监视和巡逻,并设立了三个自然保护区,总面积超过6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北京面积的40倍。

  中国政府将野生动物保护作为青藏铁路建设的重中之重,沿线设了33处绿色通道以利于野生动物安全迁徙。

  去年林业部门的一份报告显示:西藏的藏羚羊数量已达15万只,是上世纪80年代末期的两倍。仅可可西里地区就有5万只。

  “明年,青藏铁路开通两周年时,我们就要把尼玛放归野生藏羚羊群体了,”尕玛说。“坐火车来西藏的游客不妨向窗外留意看,可能会看到成群结队的藏羚羊迁徙产仔,说不定尼玛也在它们中间。”

                                       
                                                              青藏铁路建设采取以桥代路的方式,最大程度保护了沿线湿地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