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2周年
60年,关于西藏的真相与谎言
2011/09/23

刘刚 边巴次仁 白旭 德吉(中国特稿社) 

60年前的5月23日,不论在中国的历史上,还是在西方的评价中,都成为西藏命运的分水岭。    

1951年的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在北京签订,宣告了西藏的和平解放。    

《十七条协议》开宗明义指出,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       

这一年的10月24日,达赖喇嘛致电毛泽东主席,表示完全同意《十七条协议》,“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拥护,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下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保卫祖国领土主权的统一。”    

然而如今在达赖喇嘛口中,当年他曾经拥护的“解放”却变成了“入侵”,“保卫祖国领土主权的统一”成了“西藏是独立的国家”。    

认真考证“西藏独立”这一说法的由来,不难发现它确实和“入侵”有着渊源。只不过,真正的入侵者来自西方。    

1888年春,英军发动首次侵藏战争。1903年底,英军第二次入侵西藏。1904年8月,英军占领拉萨,十三世达赖喇嘛被迫逃离。英军迫使留守官员签署了《拉萨条约》。    

“帝国主义入侵之后,想把西藏分裂出去,才有了所谓的‘西藏问题’。”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研究所所长张云说。    在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追随者夏格巴撰写的《西藏政治史》中,称“西藏一直是独立国家”。但即便是在近代中国内忧外患频仍、含恨割地赔款的岁月里,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公开承认过所谓的“西藏独立”,迄今世界上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承认存在一个“西藏国”。    

1954年,达赖喇嘛赴北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并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位担任国家领导人的西藏活佛。    

但是1959年3月,在经历了一场由西藏少数上层分裂人士发动的旨在维护封建农奴制、抗拒民主改革的叛乱之后,达赖喇嘛踏上了流亡海外的路程。    

解放军平息了叛乱,封建农奴制轰然崩塌。1959年开始的民主改革,实现了西藏百万农奴和奴隶梦寐以求的当家作主权利。1961年,西藏各地开始普选。1965年西藏自治区成立以来,自治区历任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和人民政府主席都由藏族公民担任,各级人大常委会和政府的主要领导都是藏族公民。西藏自治区各级检察院和法院的主要负责人也均由藏族公民担任。目前,在自治区、地(市)、县三级国家机关组成人员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公民约占78%。    

对于西藏60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有着各种各样的说法。    

比如,达赖喇嘛说,“在过去数十年里,西藏惨遭浩劫,100多万藏胞,即六分之一的人口死于非命,至少还有100多万藏胞在集中营里受难。”    

达赖喇嘛可能也遗忘了他在拉萨时西藏人口有多少了。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时,西藏地方政府没有准确的人口统计。1953年,中国进行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时,西藏地方政府申报人口为100万。    

根据今年最新公布的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结果,西藏的常住人口已突破300万,其中,藏族人口占90.48%,其他少数民族人口占1.35%,汉族人口占8.17%。       

西藏已基本建立了覆盖全区的医疗卫生服务网络。西藏人均寿命由和平解放前的35.5岁提高到67岁,孕产妇死亡率由和平解放初期的5000/10万人下降到174.78/10万人。       

中国政府致力于修建公路和机场以改善西藏落后的交通状况。举世瞩目的就是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的通车。这条耗资300多亿元人民币的“天路”把北京到拉萨的陆路交通时间缩短为40多个小时。      

 青藏铁路再次缩短了西藏人与外部世界的距离。对于很多孩子来讲,去远方读书的梦不再遥远。当雄县纳木错乡的9岁女孩曲措说,她想去内地上大学,“那里能够开阔眼界,”她说。她的理想是将来当一名老师,让更多的孩子学到知识。       

1951年,西藏没有一所现代意义上的学校,知识基本上被寺院垄断,学龄儿童入学率不足2%,文盲率为95%。目前,西藏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已达到99.2%,青壮年文盲率下降到1.2%。       

西藏人民的生活快速改善。“吃得太好”现在也成了一些西藏人需要注意的问题。为了预防和治疗脂肪肝、高血脂等“富贵病”,越来越多的西藏人重视锻炼和饮食规律。    

达赖喇嘛在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时,多次指责中国政府对西藏实施“文化大屠杀”,导致西藏“文化灭绝”、“佛教毁灭”。    

但数据显示,目前西藏共有1700多处宗教活动场所,住寺僧尼约4.6万人。僧俗信教群众每年都组织和参加雪顿节等宗教和传统活动,每年到拉萨朝佛敬香的信教群众达百万人次以上。    

60年来,中央政府累计投资10亿多元,用于布达拉宫、大昭寺等文物维修。西藏的传统手工技艺、民间美术、藏戏等61个文化项目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53位传承人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录。    

在叛逃后的50多年里,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被指责策动并幕后主使了一系列分裂活动。对于这样一个搞民族分裂的人物,中央政府始终没有放弃挽救的机会,希望他迷途知返。即使达赖1959年叛逃国外,他的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职位还一直保留到1964年。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后,中央政府为了给达赖喇嘛一个从错误道路上回到正确道路上的机会,开始了跟他的接触商谈。    

“达赖喇嘛缺乏起码的诚意。”参与了最近10次与达赖方面接谈的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这样表示。    

60年过去,西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依旧面临怎样加快经济发展,改善人们生活的重大课题。西藏仍然是中国最落后的省区之一。2010年,西藏的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4138元。这与“十一五”末中国农村居民人均年收入为5919元还有相当差距。    

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当代研究所所长仲布·次仁多杰认为,西藏需要进行“跨越式”的发展。在一次回答法国学生的提问时,仲布说:“你们法国人过着现代化的生活,为什么我们西藏人就要生活在‘博物馆’里呢?”(完)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