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2周年
特写:一个中国农村党支部的使命
2011/09/23

  喻菲段博(中国特稿社  

    

  一辆汽车驶过,扬起的尘土中,杨树旺老汉笑得两眼眯成了缝。站在黄土高坡上的他,头发、眉毛、衣服上都落满了灰土,却对面前的土路很满意:“以前村里哪有能走车的路呢!” 

  杨树旺家住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周河镇东坪村。这里是典型的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地貌。这个居住着355户、1520人,总面积37.2平方公里的村子,拥有30座大山和数不清的沟沟壑壑。 

  杨树旺原先住在山沟里,每天要赶着牲口到沟底的小河驮水,沿着崎岖的山路上山坡去浇灌庄稼,从早忙到晚累得半死。有一次老汉干完活儿喝了点酒,由于路不平脚下不稳,从山上滚到沟底,摔断了腰。他在沟底大声呼救,幸亏他住在对面山上的侄女听到了喊声,找人救起了他。 

  东坪村在革命战争时期属于陕甘宁根据地,距离第一位深入红色中国的西方记者埃德加·斯诺采访毛泽东的地方--保安,即今天的志丹县,仅20公里。 

  新中国成立后的很多年,由于自然条件恶劣,这里的农民仍然生活贫困。村干部说,曾有国外专家考察了那一带的山区,将其列为“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区。 

  变化始于1995年。曾经的小学校长张良被选为东坪村党支部书记。 

  村党支部是中共在农村的基层组织,是实现中共对农村各项工作领导的重要环节。中国现有村党组织近60万个。 

  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建党90周年大会上说,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这些农村基层党组织每天都在履行党的使命。 

  今年43岁的张良来自贫穷家庭。“我小时候去山里放羊,无论冬夏都是一张羊皮裹身,因为我没有其他衣服。” 

  张良高中毕业当了小学老师,并很快入了党。“我20岁入党,觉得入党是进步的象征,是人生的必然选择。” 

  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以前的村支部干了几十年也没能让村民的生活有多大改变。张良首次参选村支书时,是村里最有文化的人。尽管村民对他并不抱太大希望,还是试着投了他的票。也有不少人怀疑当时年仅27岁的他能否带来改变,甚至有人讽刺他:“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一上任,张良挨家挨户去了解情况,在全村转上一圈要10天。就这样跑了无数遍,谁家灶门朝哪个方向他都清楚。深入的调查让他认识到,要发展必须改善基础条件,但村民住得过于分散,如果能迁到一起就方便解决交通、水、电等问题了。 

  在没有任何资金的情况下,村支部带领村民利用农闲时间出工修建道路,把居住条件最差、最分散的66户搬到路边,为他们集中供电。 

  缺水是东坪村的一大问题。以前,村民从不敢把洗脸水倒掉,要留着喂猪。一下雨,家家户户都拿出锅碗瓢盆接雨水。村支部带领村民先后打了5眼深井,办了两家自来水厂,建了70个水窖,解决了吃水问题。 

  其间,张良承受的压力也很大:“农村是锻炼人的地方也是折磨人的地方。村支书担的责任不小,面对的都是父老乡亲,大大小小的事都要找支书。村支书如果当好了,就是一个好人。当不好,就要担骂名。” 

  以前,东坪村的村民整天都在地里忙着种马铃薯、玉米、荞麦和豆子。可庄稼种在山坡上,只能靠牲口耕种,收成并不好。 

  村支部决定在山坡上修宽幅梯田,宽度15米至60多米,便于机械化耕种,却遭到一些村民的反对。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要动土地很困难。推平梯田可能涉及几户的土地一起推,有的农户之间有矛盾,不愿意把田推到一块。 

  张良决定搁下争议,先在没矛盾的农户中尝试。梯田修好后,粮食产量大幅提高,引得其他人纷纷效仿。结果,不到一年,四千多亩宽幅梯田就顺利竣工,主要作物马铃薯亩产也从过去的一千斤增长到三四千斤。  “村里的基本条件已经改善了,现在村支部的主要任务是抓农民增收,提高粮食单产。今年重点推行地膜马铃薯,希望亩产能增加到5000斤。”张良说。 

  2006年至2008年,东坪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幅30%以上,2010年达到9173元,是1995年的13.6倍。而2010年中国农民人均纯收入为5919元。 

  张良说:“今年我们村的目标是人均收入上一万元。我有信心。” 

  张良赢得了村民的支持,每次村支部换届选举他都是全票连任。“这给我带来信心和压力。我担心如果每年不干一两件事,就没法交差。” 

  他认为,农民要想致富就不能把所有时间都用来种地。修建宽幅梯田实现机械化生产后,农民就有时间从事第二、三产业。村支部帮助有条件的人饲养猪羊,还支持有资金、懂经营的人从事个体经商、餐饮服务、车辆运输等,鼓励有一技之长的农民外出打工。 

  东坪村现有党员52名,平均年龄44岁。支部委员会由5人组成,除了村支书、村委会主任外,还有两名优秀党员和一位女党员。 

  57岁的村委会主任刘生礼,从1995年起一直和张良搭档。一般工作通过支部会议研究决定后,刘生礼就负责实施。 

  “农村工作千头万绪,比较复杂,矛盾比较多。做村干部要搞好团结,否则要搞好工作是不可能的。我和支书从没红过脸,如果村支书说一样,村主任说另一样,村民听谁的?” 

  “我认为张支书能吃苦,说话说一不二。最让我感动的是,那年村里架电线,支书正得脑梗塞,但他怕有安全问题,一直留在现场。群众为啥要拥护他呢?不是因为他长得俊,是因为他干实事。” 

  胡锦涛在庆祝建党90周年大会上说,“90年来党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是我们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 

  当年摔断了腰的杨树旺至今身上还留着钢板。“现在有路了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他感慨地说。 

  “我家从沟里移到了山坡上,用上了自来水。每天开着摩托就到地里了。我家孩子都离开家了,就我和老伴,去年收入两三万元。以前一年收入也就几千元。” 

  55岁的村民程元祥在梯田上种了26亩马铃薯,去年全家收入十多万元。“修梯田的时候,我们村支书不怕风吹日晒每天跟我们一起推地。这个村支部非常好,不管我们有什么事一喊就到,给我们农民造了很大的幸福。” 

  东平村党支部每年吸纳2至6名新党员。目前,村里有8人递交了入党申请。 

  31岁的张孝军去年入了党。他和家人经营运输公司十几年,为附近的长庆油田配送运输,去年收入一千多万元,是最富裕的村民之一。 

  “我觉得光自己有钱不能代表什么,我想让其他村民学习驾驶技术,尽快致富。如果我是党员,就会更有号召力,有更多的人愿意学习我们。”张孝军说。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