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2周年
捕捉中共党内“蛀虫”的“啄木鸟”
2011/09/23

喻菲 段博 (中国特稿社)

他们的形象一身正气,让贪官既怕又恨。他们是中共基层纪委书记,像啄木鸟一样清除腐蚀中共躯体的“蛀虫”。    

乡村反腐斗争    

37岁的田志荣个头高大,声音洪亮。由于长期从事纪检工作,现任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冯庄乡党委书记的他对纪检非常重视。到冯庄前,他在枣园乡任纪委书记。1944年至1947年3月,枣园是中共中央书记处所在地。如今的枣园位于城乡结合部,经济发展带来的矛盾很突出。    

“我2001年刚到枣园时,上访的事情特别多,有一天接待了9个村的农民上访。那时刚开始城市开发,人们从贫穷到富裕的过程中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违法违纪现象时有发生。”   

 纪律检查委员会是中共负责党内监督的专门机关,它包括中央纪委和地方各级及基层纪检委。中共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维护党的章程和其他党内法规,检查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议的执行情况,协助党的委员会加强党风建设和组织协调反腐败工作。中央纪委是中共最高纪律检查机关,其前身中央监察委员会早在1927年就已成立。    

目前,腐败现象已成为中国老百姓最深恶痛绝的现象之一。中国各级纪检干部的工作十分忙碌、辛苦,有时甚至有风险。    

从事纪检工作时田志荣曾多次受到威胁。2002年他在砭沟村查账,半夜有人往他房间扔石头。查案期间他房间的玻璃换了十几块,但他仍下决心一查到底。最后这个村两名干部被查出贪污集体资产60多万元。    2003年田志荣办案期间,他家附近总有可疑的人。田志荣只好让妻子带着刚出生的女儿回娘家躲避。有一次妻子正在家里做饭,忽然有人闯入,还把锅踢翻,以此威胁阻止田志荣办案。    

“妻子一开始对我从事纪检工作不支持,但时间长了也就不怕了。我不怕,为什么不怕,因为我是对的。”田志荣说。    

不久前,一个油矿老板为发展业务找到田志荣,趁他不注意放下2000元就走。田志荣随后将钱退还。“像这样的事我数不清。有些人认为这是办事的一条捷径。2000元对我来说不少,我一个月的工资3000多元。我认为从事纪检工作最大的挑战是战胜自我,自身要过得硬,否则怎么约束别人呢?”    

对于中国的乡镇干部来说,喝酒应酬是件大事。这让滴酒不沾的田志荣感到很痛苦。他说:“喝酒会喝坏党风,喝坏胃,喝得老婆背靠背。”2010年冯庄乡设立“廉政灶”,对来乡里办公人员按每人不超过20元的标准接待,不能喝酒。    

“‘廉政灶’办起来后群众反响很好,每年节约接待费用近90万元。”田志荣说。    

他认为纪检工作需要人性化。一次他查出芦草沟村支书侵占退耕还林补偿款1万元。这位村支书被免去职务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处理完后,田志荣走访他家,发现他的妻子是残疾人,家里很贫困,就帮助他解决生活问题,跟他认真谈话,分析他为什么错。本来不肯认错的这位党员泪流满面地承认了错误。   

 田志荣说:“我们不但要处理犯错误的党员,更要挽救他们。”        

神圣岗位上的平凡人    如果没有会议,44岁的陕西省志丹县纪委书记燕胜利,每天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接待群众来访。“不论上访者进门时情绪多么激动,我都会先给他们一杯水,让他们把情绪稳定下来。无论说得对与错,我都抱着真诚的态度让他们把话说完。我们必须保证群众表达诉求的渠道畅通。”    

志丹县纪委每年办案60多件,在延安市名列第一。燕胜利认为,纪检工作非常得罪人。特别是在县级,大家都在一个很小的空间内生存,彼此熟悉,工作更难开展。    

中共凡是设置党委的地方就设有纪委或纪检委员。党的地方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基层纪律检查委员会,在同级党的委员会和上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双重领导下进行工作。党的地方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常务委员会和书记、副书记,并由同级党的委员会通过,报上级党的委员会批准。    

采访中,不少纪检干部认为,作为监督者,他们在工作中,往往也要受到被监督者的领导。他们的升迁也会受到这方面的影响。    

中共的纪律检查委员会根据工作需要,向党的机关和政府部门派驻纪律检查组或纪律检查员。纪检组组长或纪律检查员可以列席该机关党的领导组织的有关会议。他们的工作必须受到该机关党的领导组织的支持。    不过,有时候也会遇到一种情况:纪检组在发现同级党的委员会或其成员违反党的纪律时,同级党的委员会不给予解决或不给予正确解决。    

2007年,延安市纪委书记杨鑫让燕胜利探索把部门纪检监察机构统一管理起来。经过调研,志丹县纪委将原驻在各部门的纪检人员整合组建了6个纪工委,覆盖各单位,加强监督力量。以前分散在各部门的纪检组长不具备查办案件的基本条件。改革后,由4、5个人组成的纪工委形成团队,以集体力量出现在腐败现象前威慑力更大。    

此外,志丹县为138名科级干部建立了廉政档案,记录他们的配偶、子女从业情况以及住房、出境、礼金上缴或拒收等情况。    

作为执政党,中共一直在不断探索如何加强自身监督。实行纪检监察派出机构统一管理是提高监督力度的有益尝试。    

工作之余,燕胜利喜欢打乒乓球、看体育赛事和美国大片,每天通过手机报了解天下大事。    

“做了5年纪委书记,我现在常常感到害怕,担心自己这项工作搞不好。我们是监督者,我们必须时时刻刻从严要求自己,规范自己的言行。通过查办案件,我会不断警醒自己,这样的错误不能犯,如果犯了将受到严惩。干纪检工作很辛苦,有时承受的压力很大。但如果我们都畏畏缩缩,那这个社会还有公平和正义吗?在一定范围一定时段内,我主持了公平和正义,自己就活得有价值。”燕胜利说。   

 他认为腐败现象与中共长期一党执政没有必然联系,在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也有腐败现象。而中共历来对腐败现象都是采取零容忍态度。    

中共十六大以来,中央先后颁布了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实施纲要和2008—2012年工作规划,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做出全面部署。 

2010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139621件,结案139482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46517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5373人。    

反腐新兵    

延安市纪委派出市林业局纪工委书记曹瑞智3年前还从未想过自己会从事纪检工作。“搞生态建设我是专家,没想到现在做了管人的工作。”    

1972年曹瑞智出生在南泥湾的一个农民家庭。从延安林业学校毕业后,他参与了中国第一个由世界银行贷款开展的黄土高原水土保持生态项目。1997年,曹瑞智被点将到有着好听名字的办公室——延安市山川秀美办公室工作。2003年,他又去了延安市退耕还林办公室。他曾是陕西省先进工作者,获得过延安青年科技奖。因为工作出色,得到提拔,恰好纪委需要各方面人才,他就被调到了纪委。    

“一开始我不想搞纪检工作。我有很大顾虑,觉得纪检工作很神秘,自己不懂,不知道如何入手。”曹瑞智说。    

为了完成角色转变,他学习了大量纪检监察方面的规章制度,向长期从事纪检工作的同志学习,然后下乡跑基层。    

“书本学来的东西很死,不知道咋用。到基层去就能了解到哪些事情是需要我们监督的,哪里有漏洞。”曹瑞智说,“原来做生态建设时我就养成了思考的习惯。现在我也在思考如何创新纪检工作。”    

2008年底,曹瑞智出任市林业局纪工委书记后,市纪委在各级党政机关推行问责问廉问效制度,对机关工作人员,重点是党员干部不正确履行职责问责,对损害群众利益、违反党风廉政建设规定的问廉,对工作效率低下的问效。    

曹瑞智说,这项制度的好处是将以前违法违纪事件的事后查处,变为事先预警防范。截至去年底,林业局纪工委给有问题苗头的机关共发放432份提醒、督办或调查通知书,给予党政纪处分24人、警示训诫87人、批评纠正42人。    

针对财务报账存在监督环节少、透明度不高、容易滋生腐败的弊端,延安市推行了财务报账“五笔会签”制度。各单位报销单据由经办人员、报账员、财务负责人、纪检监察负责人、主要领导依序审签。   

 曹瑞智说,这项制度推行后,市林业系统减少不规范报账30多万元。    

曹瑞智爱好看书、听音乐、打太极拳。他说:“做纪检工作后最大的遗憾是生活圈子被压缩了。很多人不愿意跟纪检干部打交道,怕被别人议论有问题。”    

“过去搞生态时,没有不同声音,但搞纪检工作就有。要处理人,被处理的人会跟我闹,这是最让我头疼的。有时会面对比自己职务级别高的人,让我有压力。我认为要搞好纪检工作必须作风过硬,心里装着老百姓,面对险恶要敢于主持正义。”曹瑞智说。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