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2周年
中国涌动团购潮
2011/09/21

  赵颖 张源培(中国特稿社)

  34岁的杨洋身兼数职——主营一家销售瑜伽教材的网店,兼做私人瑜伽教练和一家公司的人力资源顾问,每月近三万元的收入足以令人羡慕。

  但是,这个地道的北京人也有个弱项――做饭。她家的厨房从不开火。

  网络团购帮杨洋解决了吃饭的难题。她常在团购网站挑选折扣诱人、环境舒适的餐厅,和家人一起享受美食,为此每月开支三千元左右。她觉得对自己的六口之家来说这笔开销“非常划算”,而且她也很享受每天搜索网站和“团餐”带来的快乐。

  “团购让我既省钱,又吃得好,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杨洋说。

  团购的诱惑

  集结零售为批发的团购不是新概念,传统的线下团购主要是一些互相比较了解的人向同一商家购买某种产品,凭借规模优势获得折扣优惠。从2010年开始,团购网站开始逐步取代线下交易的模式。到今年6月的一年多时间里,中国已有5000多家团购网站。注册会员可在网上直接购买商品或服务,凭借手机接收的验证码或打印优惠券到商家消费。

  滴嗒团副总裁朱敏说,目前团购的基本交易模式是买家在线上支付,团购网站收取大约10%的服务费后将余款转给商家。

  主打港式火锅的华安御宫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北京经营了一年多,如今也加入了团购行列。公司董事长尼盛辉说,商家参与团购主要是为了发掘潜在客户,扩大企业知名度,所以初期阶段赢利并不是最重要的。当商家获得足够人气后,打折幅度可能逐渐收窄。

  经营韩国料理的汉拿山集团在中国开了100多家分店,偶尔也会在一些知名团购网站上推出特价活动。其北京东直门店经理金建国说:“团购的利润率并不高,但顾客数量的大幅增加还是可以带来可观的销售额。”

  他说,企业推出团购的时间和优惠程度主要取决于消费的旺季和淡季,以及公司的销售情况等。

  成长的烦恼

  就在团购日渐成为很多年轻网民的消费习惯、网站和商家更是大呼团购时代的到来时,这一新产业却经历着“过山车”般的大起大落。

  朱敏将2010年看做中国网络团购的“疯狂期”。由于行业准入门槛较低,大量团购网站集中涌现。中国网民疯狂购买那些便宜得难以置信的团购产品和服务,促使线上交易额大幅攀升。

  但今年一季度,很多团购产品因质量和服务水平良莠不齐,使得消费者投诉率上升,交易量急剧下降。美食评论家刘艳认为一些餐厅推出的团购食品和服务与正价消费的差距很大。

  27岁的网友“小白”以一元的价格团购了良人摄影公司的写真摄影。商家承诺提供化妆和拍摄用的衣服,赠送相框和海报等。但“小白”抱怨说,拍照用的服装很脏,化妆师和摄影师不专业,服务态度也很恶劣。

  这家公司一位自称“燕子”的化妆师说,公司原想通过团购提升人气,没想到适得其反,有些分店甚至因此关门了。

  杨洋曾参加了老莫西饼推出的9元钱买10个蛋挞的网上团购活动。当她到店取货时,却发现蛋挞是迷你的,大小跟一元硬币差不多。

  老莫西饼销售部一位姓孟的负责人解释说,团购网页没有标明蛋挞的尺寸,误导了顾客。为了化解这一事件,他们向每位消费者赠送了一个正常尺寸的蛋挞。他说,团购的利润比正价销售低了30%左右,但公司赢得了更多年轻的消费者,今后也会注意在团购信息中标明规格。

  中产的乐园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姜奇平认为,团购消费主要与消费者的年龄、收入和教育背景有关。

  他说:“使用团购的人群一般以有一定文化水平和能够接触到电子商务的消费者为主,也就是中等收入的年轻消费者居多。”但他认为应提高电子商务的普及率和覆盖率,推动低收入群体参与团购。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 (CPI)同比上升6.2%,仅比7月份降低了0.3个百分点,是今年4月份以来的首次回落。今年前8个月中国CPI的平均涨幅仍远高于政府制定的4%的通胀目标。

  朱敏说,如果老百姓因物价高企减少消费,整个国家的经济就会停滞。团购提供了负担得起的产品和服务,刺激了他们的消费需求。从这点来看,团购是消费者、商家和市场“三赢”的一种消费模式。

  姜奇平则认为,从微观和个人的角度来看,团购有助于抵消通胀的影响。但从宏观来看,中国目前电子商务的销售额只占社会商品零售交易总额的5%,团购更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可以说对整体的贡献微乎其微”。

  团购网站的理性蜕变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中国团购注册用户数为4200万,比6个月前增长了125%。

  用户数量的激增和商品服务的同质化加剧了团购网站之间的竞争,一些缺乏实力的网站被淘汰出局。大型团购网站则为了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纷纷想方设法提高服务质量。

  嘀嗒团推出了10天无条件退款和不满意先行赔付等措施,以提升顾客对服务的满意度。

  “同质化的服务是留不住客户的。我们必须提供差异化的服务才能在竞争中吸引更多用户注册。”朱敏说。为此,嘀嗒团组建了百余人的客服团队,专门处理顾客的咨询和投诉。

  “目前,中国的团购产业主要依靠市场自发调节,通过竞争优胜劣汰。虽然一开始是一拥而上,但最后真正能够生存下来的不会是多数。”姜奇平说。

  团购消费者也学会了“吃一堑长一智”,不再一味追求低价,而是越来越看重质量。

  杨洋现在只访问信誉度较高的团购网站,只选择获大量网友好评的团购产品。

  网名Rayray的一名记者说,她曾花500元团购了一家私立医院的补牙洗牙服务,不仅价格比三甲医院便宜四成,而且服务好,卫生水平很令人满意,还不用排队。

  “看到网友对诊所的服务给予了充分肯定,我才决定购买的。事实证明大家的看法是客观正确的。”她说。

  团购的未来

  姜奇平认为团购模式有利于打击行业暴利,让消费者得到实惠,避免了传统行业流通环节的各种浪费、贪污和不透明。

  但团购也有局限性,它只是运用互联网技术的一种消费模式。他认为,未来应向以提供增值服务为主的模式转变,主要体现在服务差异化、产品多样化和个性化定制,而不是针对一种商品打价格战。

  嘀嗒团剔除了一些服务质量难以把控的低端行业或商家,并主动与一些信誉良好的大品牌接洽合作。朱敏说:“只有这样才能拥有比较固定的消费群体,特别是白领人士。”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荆林波认为,未来团购的发展方向取决于团购服务的类型和消费数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团购网站的核心团队是否稳定以及团购网站与投资人、政府和媒体之间的关系等方面。

  他相信,团购现已进入“战国”后期,即将出现几大“列强”一统天下的局面。

  对杨洋而言,团购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她的先生就是在一家团购的西餐厅里送给她婚后的第一束玫瑰。

  “我对团购的未来有信心,”她说。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