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2周年
中国高铁之路
2011/09/21

  陈莹莹(中国特稿社)

 

  杨俊岭和女友到北京南站乘G105次高铁去上海。和其他乘客不同的是,他头戴一顶摩托车头盔,肩背手电筒、扇子、瑞士军刀和云南白药等急救用品。

  这位28岁的平面设计师是去温州看望女友的父母,并参加悼念7月下旬发生在那里的动车相撞事故遇难者的活动。

  7月23日,甬温线永嘉站至温州南站间,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D3115次列车追尾,导致40人死亡,191人受伤。

  “我担心我们坐的这趟车也会遇上事故,以防万一,”杨俊岭说。“同时,以个人的方式讽刺昂贵的高铁不能给人足够的信任。”

  仿佛命中注定,杨俊岭乘坐的那趟高铁在山东曲阜突然停车。从7月10日至14日,运行仅两周的京沪高铁接连出现三次电力故障,导致中途突然停车。

  杨回忆起当时在车上的情形,乘务员起初并不知道停车原因。十分钟后,乘客们才被告知是信号问题所致。

  “我们当时都吓了一跳,突然停车就有可能突然被追尾。我担心后面的车没有收到信号,都不敢动。许多乘客联想到了追尾事故。大家对7·23事故还心有余悸。”

  然而,和许多中国人一样,杨俊岭并没有太多选择。比起两千元左右的北京至温州的单程机票,他从北京至上海再从上海至温州的动车票加起来也就七百多元。

  “这就是又爱又恨吧。”他说。“高铁方便、省时、省钱,可是我们的安全没有得到保障。”

  在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后,杨并不是唯一质疑高铁安全的乘客。随着快速的经济发展,上百万人口涌向中国东部沿海发达城市。对他们来说,铁路是一种常用的交通工具。

  而对铁道部来说,省际远程交通,尤其是每年春运期间的交通都是一项挑战。2010年春运,中国铁路客流量超过2亿人次。

  “中国解决公共交通问题的唯一方式就是发展高铁。”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楚树龙说。

  “我国有13亿人口,又处于人口流动率极高的社会阶段,建造高铁更多是出于需求。”

  他说,铁路作为大部分国人出行的首选还是因为比机票便宜,多数人能负担得起,同时速度又比汽车快。高铁好比“城际公交”,连接各个省市自治区的主要城市,可有效减轻中国交通运输的压力。

  早在一百年前,孙中山就有全面修建国家铁路网的设想。上世纪20年代,他提出10年内修建16万公里的铁路,并在《实业计划》中提出全国铁路总规划,分为中央、东南、东北、西北、高原五大铁路系统,其中西北铁路系统要成为未来欧亚铁路系统的主干。

  2005年,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明确了中国铁路网中长期建设目标,计划到2020年全国铁路运营里程达到10万公里。2009年底,中国铁路线长度超过8.6万公里,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位列世界第三。

  2008年,在铁道部提出 “推动我国铁路跨越式发展”总战略五年后,北京和天津之间建成中国第一条高速铁路。今年7月,京沪线投入运营。在这条长达1318公里的高速铁路上,奔跑着最高时速达350公里的高速列车。

  然而,甬温动车追尾事故让许多人不得不重新考虑,越来越快的速度究竟给高铁建设带来什么。

  铁道部解释事故动车是因雷击而突然停止的。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表示“我国的高铁技术是先进的,合格的,我对它仍然有信心”。

  在被问及为何铁道部救援结束后,在拆解车体时还能发现一个幸存的两岁女孩时,王勇平回答“这是生命的奇迹,这个事情就是发生了”。 他的“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这句话后来被网友反复引用,戏称为“高铁体”。

  王勇平遭到许多中国网友的指责,指其对事故表现得“很无情”,他于8月16日停职。

  但工程师和学者对高铁仍然表示乐观。

  “我们都觉得这个事故很蹊跷。”中国科学院院士、甬温动车相撞事故调查组副组长王梦恕说。

  “我们的一些高铁技术仍待发展,虽不能说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但技术上,这次追尾事故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

  王梦恕指出,现阶段的中国高铁技术中,供电系统和信号系统还有待完善,只有轮轨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但即使这样,我也不敢说中国的高铁技术整体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他说,根据国际铁路联盟定义,时速200公里以上就可以成为高速铁路。中国的动车组速度在200公里每小时级别,高速动车和城际高速的速度为300公里每小时级别,按国际标准都属于高速铁路。

  在事故发生当晚,铁道部召开全路运输安全紧急电视电话会议,铁道部部长盛光祖表示,“安全责任大如天,安全工作压倒一切,要把客运安全尤其是高铁安全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

  8月10日,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开展高速铁路及其在建项目安全大检查;适当降低新建高速铁路运营初期的速度;对已经批准但尚未开工的铁路建设项目,重新组织系统的安全评估。暂停审批新的铁路建设项目,并对已受理的项目进行深入论证,合理确定项目的技术标准、建设方案。”

  北车集团召回其生产的54列动车进行安全检查。同时,铁道部重新调整全国铁路运行图,减少列车开行对数。

  “中国将坚定不移地继续发展高速铁路,”1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但必须坚持科学规划、统筹协调,坚持百年大计、质量第一,切实把每一项工程都建成优质工程。”

  杨俊岭到达温州后,来到了事故发生现场,在高铁高架桥下鞠躬悼念亡者。事故发生后的几天,他常常从噩梦中愤怒地醒来,梦中是这次事故的遇难者,尽管,他并不认识这些人。

  事故发生两天后,甬温线重新恢复了通车。

  “我们还是能看到高铁给人们带来的便利,国家也花了很多钱,” 杨俊岭说。“将来我还是会选择乘坐高铁。”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