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7周年
中国与拉美全面深化合作力争实现双赢
中国特稿社

  红墙环绕的紫禁城以北6公里的地方,27岁的质检员杨进爬上一座灰色的“鸟巢”,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就在这个“鸟巢”里,将举行北京2008年奥运会的开、闭幕式,田径比赛以及足球决赛。

  “两年后,如果巴西队的球员能在这个巨大的钢结构建筑里闻到家乡的味道,我相信他们能在决赛里踢得更好,”这位巴西足球队的铁杆球迷微笑着说。

  “鸟巢”,其实是正在建设中的以钢架结构编织成鸟巢外形的国家体育场。在其消耗的4.2万吨钢材中,一半多是来自中国最大的钢铁集团——宝钢。而这些钢材中,很多都可能是由来自巴西的铁矿石冶炼而成。

  借助于中国和拉丁美洲不断繁荣的经济和日渐升温的政治关系,中国主要的钢铁、金属和石油供应商都开始奔向太平洋彼岸的拉丁美洲。

  同时,中国一流的家电制造商和相关供应商们,诸如联想和TCL,也开始在拉丁美洲开设工厂,生产电视机、DVD播放机、计算机和手机等产品。

  投资热情

  事实上,在拉美地区的墨西哥、秘鲁、巴西和其它一些国家,早已有很多具有中资的中小企业和相关生产线,主要生产服装、鞋、玩具和家电产品等。

  当中国和拉美之间的贸易额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大约20亿美元飞涨到2005年的500亿美元时,中国企业也出于各种原因涌入拉美。

  2004年,中国政府开始大力鼓励企业“走出去”。当年中国的海外投资达到55亿美元。其中的32%,即17.6亿美元投入了拉美。

  新华通讯社下属的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孙光英说:“一些中国企业,如宝钢等,前往拉美是为了寻求长期、稳定的原材料供应;一些是为了挖掘当地市场潜力;还有一些则已经把眼光投向了美国等邻近市场。”

  中国的投资和中资工厂也为发展当地的工业和解决就业问题提供了一些帮助。

  墨西哥奇瓦瓦州工业发展局局长亚历杭德罗·卡诺说:“我们希望与联想集团加强合作,尤其在物流和制造等领域。”事实上,在该州已经有4家中资的联想集团供应商。而该州去年吸引的7.63亿美元外资中,15%是来自中国。

  “我们希望中国企业派往墨西哥的工程师们能培养更多的当地技术人员,以帮助促进当地工业发展。”墨西哥驻华大使李子文说。“我们可以满足中国日益增长的对服务和原材料的需求。这里的每一个国家都希望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另一方面,不断扩大的中国市场也吸引了很多拉美投资者。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05年,中国一共有17956个拉美投资的项目,投资总额达到569亿美元。

  如今,由于拉美的食品和饮料公司都希望在这个有着13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分得一杯羹,杨进和其他北京市民一样,有了更多机会品尝诸如巴西烤肉、宾宝牌面包这样的拉美美食。

  在与中国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的21个拉美国家中,15个已经与中国签署了政府间贸易协定。巴西、墨西哥、智利、阿根廷和巴拿马是中国在拉美地区的主要贸易伙伴。

  然而,在拉美市场上份额快速增长的中国产品也引起了一些贸易摩擦。虽然这些产品的低价大多是得益于较低的劳动力价格和较高的生产能力,但它们还是对墨西哥、巴西、秘鲁等国的相关产业造成了一定冲击,并导致了贸易摩擦的发生。

  虽然如此,中国和拉美国家还是努力克服障碍,并把合作推向了更高的水平。

  为了规范和促进快速增长的双向投资和贸易,中国与拉美地区贸易伙伴们紧密合作,试图建立一个完善的框架。

  中国已经与古巴、牙买加、玻利维亚、智利、阿根廷、乌拉圭、厄瓜多尔、秘鲁和巴巴多斯签署了投资保护协议。

  在世界贸易组织里,与俄罗斯一起被称为“金砖四国”的巴西、印度和中国带领广大发展中成员与美国、欧盟和日本等发达成员进行了艰苦谈判,力图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世界贸易新秩序。

  2005年11月1日,委内瑞拉与中国有关公司签署协议,购买一颗通信卫星,并将于2008年发射。两周后,中国与智利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也是中国与拉美国家签署的首个自贸协定。

  中国和巴西也在民用航空器设计制造、卫星、软件以及生物等领域开展了广泛合作,被誉为在高科技领域南南合作的“典范”。

  “墨西哥和中国在某些行业领域的确存在竞争关系,但我们更愿意把中国当作一位合作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我们可以携手合作,共同开辟国际市场。”李子文大使说。“李子文”是他给自己起的中文名字,而“李”在中国是一个大姓。

  

  政治关系

  回顾历史,早在明朝中叶,中国的丝绸、陶瓷和棉纱已经通过“马尼拉之路”海运到秘鲁。同样,源于拉美地区的玉米、土豆、花生、向日葵、西红柿和烟草也逐渐成为了中国的重要农作物。

  此外,还有学者推测说,中国明朝大航海家郑和比哥伦布早70年发现了美洲大陆。

  但是,中国和拉美国家近代的外交关系是在19世纪70年代至20世纪初陆续建立的。当时的大清帝国——也是中国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与秘鲁、巴西、墨西哥、古巴和巴拿马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

  如今,日渐紧密、成果显著的实质合作把大洋两岸拉得更近。

  迄今为止,中国已经与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委内瑞拉和智利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关系。中国与古巴有着传统友好关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2004年对巴西、阿根廷、智利和古巴的国事访问进一步加强了双边关系。

  同时,中国与有关地区组织也保持了密切关系。2004年,中国成为美洲国家组织和拉丁美洲议会观察员。此外,中国与里约集团、安第斯共同体、加勒比共同体和南方共同市场等其他区域组织都建立了联系。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拉友协会长成思危说,中拉政治合作具有共同基础,这包括三个方面:中国和拉美同属发展中国家,在很多问题上有着相同或近似的观点;中国和拉美国家都有反抗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侵略,争取民族独立的历史;中国和拉美国家都有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愿望。

  然而,台湾问题却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了中国与拉美地区一些国家的友好合作。

  在台湾20多个所谓“邦交国”中,12个位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

  “中国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和平统一。为此,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以限制台湾的所谓国际‘生存空间’。这种所谓空间的实质是争取官方关系,并为台湾的分裂势力提供了舞台,”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江时学说。

  为了发展中国同加勒比地区国家间的关系,为地区和平与繁荣做出贡献,中国与该地区的已建交国启动了磋商机制。最近的一次磋商于今年7月在北京举行。

  此外,自2004年以来,中国还向海地派遣了四批联合国维和部队。他们不仅成功护卫了今年大选的计票中心,还为此后的总统就职仪式提供了保护和支持。

  中国与这一地区在政治经济等领域合作的深化引起了美国的关注。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把拉美视为自己的“后院”。当然,很多人并不认同这个定位。

  “美国人也许会担心:‘中国龙’闯入‘后院’将对自己的经济和安全构成威胁,这种担忧其实是完全不必要的,”江时学说。

  他说,拉美采取的是开放的政策,中国只是这个地区的合作伙伴之一。同时,这种发展中国家间的互利合作不仅有利于双方,也有利于南南合作以及世界和平、繁荣。

  为了消除误解,推动中、美和拉美的三方合作,中国与美国也启动了拉美事务磋商机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外交官说:“我们将尽力与这一地区的所有国家发展关系。无论从哪方面说,他们对中国都很重要。”

  未来之路

  与郑和的航海冒险时代相比,大型喷气式飞机无疑大大缩短了中拉间的旅行时间。但即便如此,从北京到拉美城市的飞行时间也是到美国城市时间的两倍左右,至少需要20小时。如果走海路,则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大多数拉美人对中国并不了解,同样,中国人对太平洋彼岸的拉美地区也知之甚少。很多中国球迷也许能叫出他们喜爱的拉美球星的名字,却并不见得了解这些球星的祖国,”江时学说。

  那么,如何保证中拉之间的合作实现可持续发展,赢得一个光明的未来呢?一位23岁的阿根廷大学生帕勃罗·莫拉雷斯也许给出了答案。

  “我对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很感兴趣。中国和阿根廷距离遥远,人们的思想方式很不一样。”莫拉雷斯说。他是阿根廷门多萨省库约国立大学五年级的学生。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中文名字“林宇翰”。他还来北京参加了第五届“汉语桥” 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

  “我想来中国当记者,研究国际关系和传媒。”两年前,他跟随一名台湾老师在一家私人语言培训中心开始学习汉语。据他介绍,同一个班里,学习中文的同学共有30名,都来自门多萨地区不同的大学。

  为了帮助莫拉雷斯这样的外国人学习汉语,了解中国文化,发展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长期友好,中国从2004年开始在海外建立孔子学院。拉美地区的首家孔子学院位于墨西哥。

  另一个行之有效的方式是发展旅游和文化交流。这可以帮助人们增进对彼此生活方式、历史和文化的了解。

  在天安门广场旁的国家博物馆,一个为期6个月的秘鲁文化珍宝展吸引了大批参观者。展览展出了248件珍贵的秘鲁文物。

  而作为今年5月举行的“相约北京”大型文化交流活动的主宾国,墨西哥也派出了一个大型代表团,到中国表演墨西哥音乐和舞蹈,并展示墨西哥的电影、建筑和手工艺品。

  为了推动旅游发展,中国自2003年以来已经与古巴、阿根廷、墨西哥、巴西、智利和秘鲁等国签订了一系列旅游协议,这将大大方便中国旅游者前往拉美游玩。

  秘鲁驻华大使陈路说:“由于文化交流的不断加强,现在很多秘鲁人去餐馆都不说西班牙语,而是直接用中文说‘吃饭’。” (完)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