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7周年
地区凝聚力能否帮助中日改善举步维艰的双边关系? 
中国特稿社

  如果因为外出而不得不和中国人打交道时,27岁的三岛大谷会感到惴惴不安。

  “当然中国人对我依然很礼貌,但是我总可以感觉到礼貌的背后有了些不同的含义,这与我六年前刚来中国时的情况不太一样”,三岛大谷说。作为一个熟知中国的日本留学生,他对目前的中日关系感到忧虑。

  目前中日关系在政治领域持续冷淡,三岛大谷十分担心这种冷淡情绪会弥漫到诸如经济、文化和教育交流等领域。

  “目前的情况并不像朋友之间出现分歧或争执。两国之间正常的沟通渠道堵塞,只有冷漠的情绪和抗议声不绝于耳”, 三岛大谷说。

  中日关系在近年来日益冷淡,这主要是因为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就任以来始终坚持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与其他在二战期间遭受过日本野蛮侵略的亚洲国家一样,中国认为小泉此举不仅严重伤害了被侵略国家人民的感情,而且表明日本对自己犯下的历史错误缺乏足够的反思。

  四年来,中日两国没有进行过一次首脑会晤。

  去年春天,北京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日游行。约一万人参加了这场游行。游行者高呼口号,呼吁人们抵制日货,保卫钓鱼岛(中日在钓鱼岛存在领土争端),粉碎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美梦。

  然而,仍有一些研究中日关系的专家学者对中日关系的前景持谨慎乐观态度。他们认为,中日在东亚乃至整个亚洲地区日益扩大的共同利益将有助于这对邻国致力于克服,或者至少是搁置,二者之间的矛盾。

  “如果将注意力的焦点放在中日两国在整个亚太地区的共同利益上,你就会理解中日其实谁也承受不起牺牲两国在整个地区的共同利益”,清华大学国际问题专家刘江永说。

  作为亚洲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日关系的好坏对于整个亚太地区的繁荣与稳定影响深远。

  由于两国之间的经济纽带交结至深,日本与中国必须致力于妥善解决目前的问题与矛盾,这样才能充分享受经济全球化和地区一体化所带来的好处,刘江永说。

  其实,就地区经济一体化而言,中日两国对此有相当的共识。比如,中日两国在与东盟的合作上,在东盟10+3机制之下乃至东盟地区论坛上的合作都对亚洲地区的繁荣与稳定做出了贡献。从长远来看,中日两国甚至可以在设立东亚自由贸易区以及进一步扩大在该地区的经济合作方面有所作为。

  “中国在推行其睦邻、安邻、富邻的周边外交政策上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日本来说,这也是它很好地参与地区事务,发挥更大作用的一次机遇”,刘江永说。

  举例而言,仅2005年4月一个月,中国的主要领导人——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就相继访问了文莱、印尼、菲律宾、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印度,旨在与这些邻国加深友谊、扩大合作。

  此外,中国还成功地与部分邻国创建了一些地区组织,用以巩固在经济、政治和地区安全等方面的共同利益。

  在北面,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加深了其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中亚国家以及俄罗斯在经贸合作和地区安全方面的政治互信和经济互利。

  随着上海合作组织首脑会议今夏在上海的成功召开,其在地区事务中的地位日显重要,基于这样的认识,已有蒙古、巴基斯坦、伊朗和印度要求作为观察员参与该组织。

  在南面,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关系在东盟10+1机制下飞速发展。东盟目前已经成为中国第四大贸易伙伴。正如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所描述的那样,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已经建立起了一种以和平与发展为导向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应当认识到,中国与其亚洲邻国正在经历一个互相重新衡量对方战略重要性的过程。就日本而言,它也在重新评估中国对它的影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阮宗泽说。

  “当两国之间的经济依存度急剧增长,特别是在新世纪到来之后,两国未来的经济繁荣已变得息息相关,”阮宗泽说。

  日本国内最近的一次民意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日本人反对他们的首相去参拜招致亚洲邻国反感的靖国神社。

  这次由日本媒体承办的普查显示,与一月份相比,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人数上升了7个百分点,达到了54%,支持者人数下降了14个百分点,仅为33%。

  巧合的是,日本政府也在7月正式决定解除对价值740亿日元(约合6.73亿美元)的对华经济援助贷款的冻结。

  这项决定是由小泉本人及其内阁重臣组成的一个专门委员会“鉴于日本国家利益综合考量后”做出的,考量的标准包括中日关系的重要性以及两国关系的现状。

  “你可以感到日本政府内部就中日关系的看法也有着微妙的变化,”阮宗泽说。他表示,其实只要两国政府有解决目前中日关系分歧与争执的政治意愿,两国的政治关系的改善是值得期待的。

  “毫无疑问,如何解决困扰中日关系难题、改进两国关系是下届日本首相需要面对的首要工作。但是无论如何,中日关系就如同河流破石穿行——岩石永远也无法阻挡河流向前流淌,”阮宗泽说。

  在中国方面,国家主席胡锦涛在2006年3月底会见来访的日中友好七团体领导人时已做出明确承诺,只要日本领导人明确表示将不再参拜靖国神社,他愿意恢复与日本领导人的会面。

  “只要日本领导人明确作出不再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的决断,我愿就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与日本领导人进行会晤和对话,”胡锦涛说。

  胡锦涛说,近年来,中日关系出现困难局面。两国人民担忧,国际社会关注。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之所以如此,责任不在中国方面,也不在日本人民,症结在于日本个别领导人坚持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伤害了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受害国人民的感情,损害了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

  他呼吁双方要本着对历史、对人民、对未来高度负责的态度妥善处理中日关系中出现的问题。

  “对历史负责,就是要尊重历史事实,汲取历史教训,防止历史悲剧重演;对人民负责,就是要始终把增进两国人民的友谊,为两国人民谋取实实在在的利益,作为发展中日关系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对未来负责,就是要坚持和平共处、世代友好,共同开创两国睦邻友好与互利合作的美好未来,”胡锦涛说。(完)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